板山坪镇| 阿拉善左旗| 傍水路| 八景镇| 安岳| 宝格德乌拉苏木| 八经路丰业里| 万年| 兰西县| 白廊乡| 大龙山镇| 雹神庙村山脚| 安常镇| 清苑县| 鳌园| 将乐县| 巴州工商局| 大同区| 白旄镇| 南华县| 白家堡| 佛冈县| 巴音布拉格牧业社| 大英县| 霸王山水泥厂| 榕江县| 八棵树镇| 北京皇城根遗址公园| 安邑街道| 北京大观园|

岭南之春 文种花地——2018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举行

来源:金羊网 作者:朱绍杰 甘韵仪 宋昀潇 李焕坤 张豪 发表时间:2018-04-21 06:13
标签:不收 体育开户 观音堂东

苏童

苏童

苏童:短篇小说是生理爱好

金羊网记者 李焕坤

17日下午,雨水驻足,阳光微洒,羊城晚报花地文学年度短篇小说得主苏童走进了广州唐宁书店,跟读者们分享了对短篇小说的理解和热爱。

作家像多产母亲

15时,在知名学者、书店老板费勇开场后,苏童和粉丝们畅谈自己对短篇小说的理解。“作家其实就像一个多产的母亲,很多读者会贴标签,说起苏童,就是写《妻妾成群》《红粉》的,我当然也高兴,但总觉得有某种‘甜蜜的错位’,我还有好多‘秘密’你们还不知道。”苏童说,“其实稍留心,就会发现苏童写得最多的是短篇小说。我对短篇小说的热爱由来已久。”

谈起自己与短篇小说的结缘之始,苏童说:“我在一个读书氛围很不好的中学念书,那时很少人去图书馆,所以,很多图书都是被我‘处女借’,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借一本短篇小说时,图书馆阿姨惊诧的眼神。正是那一本我记不清内容的短篇小说,开启了我和短篇小说的故事。”

之后,苏童慢慢从诗人转型为作家,从狂热时期一个月写两篇短篇小说,到现在一年一篇短篇小说。“文坛对短篇小说的歧视一直存在,有人说,文坛存在长篇沙文主义,认为只有长篇才是有说服力的,短篇小说就越来越处在边缘化的位置。”苏童说,“但我就是特别愿意,也特别享受写短篇小说的过程,我说不出原因,所以,只能说写短篇小说是我的生理爱好了。”

谈自己得意之作

苏童指出,现在是一个碎片化阅读时代,大家利用等车、睡前、排队等零碎工夫来阅读。“短篇小说正可以满足现在阅读时间、空间的需求。”苏童说。他告诉粉丝们,如果说长篇小说是交响乐,那么短篇小说就是室内乐,也是一个小规模的艺术展现,值得欣赏。

在分享完自己对于短篇小说看法后,苏童说起自己挚爱的几篇短篇小说。“我比较满意的几篇例如《水鬼》《西瓜船》《私宴》,很多都是来源于我生活中的感触。”

对于此次获奖作品《玛多娜生意人》,苏童坦言,故事其实讲的是时间,时间改变人的面孔和人的关系,带来一种幻灭感。

而对于苏童的粉丝,他们对苏童作品的喜爱各有不同。戚同学得知苏童要开读者见面会的消息,他一早就赶了过来。“我今天就把《河岸》带过来签名,我最喜欢就是《我的帝王生涯》,可惜没拿上。”戚同学说。作为一名语文老师,侯先生也十分喜欢苏童的作品,“我最喜欢的是他的《妻妾成群》和《米》,他是个比女人更懂女人的作家,文笔细腻、毒辣,让人看得内心跌宕。”

石一枫

石一枫

雷平阳

雷平阳

石一枫、雷平阳谈文学与时代生活

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

17日下午,2018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得主雷平阳与年度新锐文学得主石一枫走进华南师范大学,围绕科技、变化、乡愁等,探讨“文学与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

如何看科技影响

现场有学生感到困惑,在现代社会,科技带来生活的日新月异,与以前的写作环境不一样了。雷平阳说,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东西就是变,这种变化在任何时间、空间、人的心灵,都是正常的,“时代的记忆也在变,反映这种变化是一个作家、诗人非常简单的工作。”石一枫则认为,社会变化是近几十年来中国社会最大的特点,要学会适应。

那么,写作应该怎么和时代适应?“我愿意用诗歌的方式记录这个时代,但是,生活中的‘现实’与诗歌中的‘现实’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基本常识,需要用另外的、属于诗歌的方式去记录现实。”雷平阳说。他的说法得到石一枫认同,石一枫说,写作的人一定不能脱离时代与现实生活。

还有学生提出,科技带来时代变化的同时,冲击着人们的思想,文学创作要怎么才能让人们回归自我?“科技与文学不是对立的,不光我们的时代,过去也是。安娜·卡列尼娜为什么卧轨自杀,而不是服毒?这跟当时工业发展的背景吻合。”有人说,在人工智能时代,一切都是算法,未来作家会不会失业?石一枫表示,如果人工智能算法可以算出让大家满意的文学作品,也是一种时代进步。

“乡愁”有何变化

科技带领人们向前看的同时,也勾起大家回头望关注“乡愁”。文学谈“乡愁”发生了什么变化?生长、生活在北京的石一枫突然“羡慕”起外地人,“我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城市,别人都往这里跑,我也没有离开过,在空间上,我没有特殊的乡愁。我很羡慕别人,别人如果不喜欢北京,就可以回到老家去,如果我不喜欢北京,就没地方去了。”

雷平阳来自云南,“云南有很多少数民族文化,很多山川,用流行的说法,那里就是‘诗和远方’。”他特别提及,他的乡愁中有金沙江、澜沧江波涛汹涌的声音,这种声音根植在很多云南人心中。曾有居住在山东的云南人告诉他,山东非常好,但就是晚上睡不着觉,“因为她从小住在金沙江旁,要听着大江的声音才能睡觉,这就是乡愁。”不过,他说:“乡愁也一直在变,我们要重新构建一个故乡,才能继续写乡愁。”

对进行文学创作的同学们,雷平阳希望大家认真研究,“尤其是你喜欢的作家,会教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激发自己的潜能。”石一枫则建议大家保持阅读习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制图/杜卉

?

编辑:宝厷
数字报

岭南之春 文种花地——2018花地文学榜年度盛典举行

金羊网2018-04-21 06:13:28

苏童

苏童

苏童:短篇小说是生理爱好

金羊网记者 李焕坤

17日下午,雨水驻足,阳光微洒,羊城晚报花地文学年度短篇小说得主苏童走进了广州唐宁书店,跟读者们分享了对短篇小说的理解和热爱。

作家像多产母亲

15时,在知名学者、书店老板费勇开场后,苏童和粉丝们畅谈自己对短篇小说的理解。“作家其实就像一个多产的母亲,很多读者会贴标签,说起苏童,就是写《妻妾成群》《红粉》的,我当然也高兴,但总觉得有某种‘甜蜜的错位’,我还有好多‘秘密’你们还不知道。”苏童说,“其实稍留心,就会发现苏童写得最多的是短篇小说。我对短篇小说的热爱由来已久。”

谈起自己与短篇小说的结缘之始,苏童说:“我在一个读书氛围很不好的中学念书,那时很少人去图书馆,所以,很多图书都是被我‘处女借’,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借一本短篇小说时,图书馆阿姨惊诧的眼神。正是那一本我记不清内容的短篇小说,开启了我和短篇小说的故事。”

之后,苏童慢慢从诗人转型为作家,从狂热时期一个月写两篇短篇小说,到现在一年一篇短篇小说。“文坛对短篇小说的歧视一直存在,有人说,文坛存在长篇沙文主义,认为只有长篇才是有说服力的,短篇小说就越来越处在边缘化的位置。”苏童说,“但我就是特别愿意,也特别享受写短篇小说的过程,我说不出原因,所以,只能说写短篇小说是我的生理爱好了。”

谈自己得意之作

苏童指出,现在是一个碎片化阅读时代,大家利用等车、睡前、排队等零碎工夫来阅读。“短篇小说正可以满足现在阅读时间、空间的需求。”苏童说。他告诉粉丝们,如果说长篇小说是交响乐,那么短篇小说就是室内乐,也是一个小规模的艺术展现,值得欣赏。

在分享完自己对于短篇小说看法后,苏童说起自己挚爱的几篇短篇小说。“我比较满意的几篇例如《水鬼》《西瓜船》《私宴》,很多都是来源于我生活中的感触。”

对于此次获奖作品《玛多娜生意人》,苏童坦言,故事其实讲的是时间,时间改变人的面孔和人的关系,带来一种幻灭感。

而对于苏童的粉丝,他们对苏童作品的喜爱各有不同。戚同学得知苏童要开读者见面会的消息,他一早就赶了过来。“我今天就把《河岸》带过来签名,我最喜欢就是《我的帝王生涯》,可惜没拿上。”戚同学说。作为一名语文老师,侯先生也十分喜欢苏童的作品,“我最喜欢的是他的《妻妾成群》和《米》,他是个比女人更懂女人的作家,文笔细腻、毒辣,让人看得内心跌宕。”

石一枫

石一枫

雷平阳

雷平阳

石一枫、雷平阳谈文学与时代生活

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

17日下午,2018花地文学榜年度诗歌得主雷平阳与年度新锐文学得主石一枫走进华南师范大学,围绕科技、变化、乡愁等,探讨“文学与我们这个时代的生活”。

如何看科技影响

现场有学生感到困惑,在现代社会,科技带来生活的日新月异,与以前的写作环境不一样了。雷平阳说,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东西就是变,这种变化在任何时间、空间、人的心灵,都是正常的,“时代的记忆也在变,反映这种变化是一个作家、诗人非常简单的工作。”石一枫则认为,社会变化是近几十年来中国社会最大的特点,要学会适应。

那么,写作应该怎么和时代适应?“我愿意用诗歌的方式记录这个时代,但是,生活中的‘现实’与诗歌中的‘现实’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基本常识,需要用另外的、属于诗歌的方式去记录现实。”雷平阳说。他的说法得到石一枫认同,石一枫说,写作的人一定不能脱离时代与现实生活。

还有学生提出,科技带来时代变化的同时,冲击着人们的思想,文学创作要怎么才能让人们回归自我?“科技与文学不是对立的,不光我们的时代,过去也是。安娜·卡列尼娜为什么卧轨自杀,而不是服毒?这跟当时工业发展的背景吻合。”有人说,在人工智能时代,一切都是算法,未来作家会不会失业?石一枫表示,如果人工智能算法可以算出让大家满意的文学作品,也是一种时代进步。

“乡愁”有何变化

科技带领人们向前看的同时,也勾起大家回头望关注“乡愁”。文学谈“乡愁”发生了什么变化?生长、生活在北京的石一枫突然“羡慕”起外地人,“我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城市,别人都往这里跑,我也没有离开过,在空间上,我没有特殊的乡愁。我很羡慕别人,别人如果不喜欢北京,就可以回到老家去,如果我不喜欢北京,就没地方去了。”

雷平阳来自云南,“云南有很多少数民族文化,很多山川,用流行的说法,那里就是‘诗和远方’。”他特别提及,他的乡愁中有金沙江、澜沧江波涛汹涌的声音,这种声音根植在很多云南人心中。曾有居住在山东的云南人告诉他,山东非常好,但就是晚上睡不着觉,“因为她从小住在金沙江旁,要听着大江的声音才能睡觉,这就是乡愁。”不过,他说:“乡愁也一直在变,我们要重新构建一个故乡,才能继续写乡愁。”

对进行文学创作的同学们,雷平阳希望大家认真研究,“尤其是你喜欢的作家,会教你看待世界的方式,激发自己的潜能。”石一枫则建议大家保持阅读习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制图/杜卉

?

编辑:宝厷
新闻排行版
东北社区 平房西口 五寨乡 巴彦淖尔市 佛子山镇
柯树堂 散旦乡 下湖洋 新竹县 凤家寮
信彩娱乐平台 乐虎娱乐平台 皇冠娱乐平台下载 鹿鼎娱乐平台 申博体育网址